女装 WOMEN 童装 CHILDREN 小程序 MINIAPP

款款首页 | 登录 | 注册

我靠买名牌为生 但他们却管我叫“流氓打假人”

时间: 编辑:款款小编 作者:

有那么一群人,貌不惊人却在各种奢侈品、买手店里一掷千金,甚至买下一堆小众品牌的时髦货,但他们不是你眼中的土豪,也不是什么深藏不露的高人,他们是专攻奢侈品的职业打假人。

流氓打假人

  如果你在购物中心或者百货店里看到孙兴,八成会以为他是个中年土豪。

  孙兴是挺土的,这点从他穿的说的走的都能看出来;孙兴也挺豪的,这点从他手里拎的购物袋数量和尺寸就能看出来。一土一豪,加一起自然成了土豪。

  但稍微有点资历的店员都知道,孙兴不是土豪,更不是一般顾客,他是职业打假人——这是社会新闻给孙兴等一派人的命名,但那些名牌店员和零售运营从业者似乎更喜欢把“职业“两字换成”流氓“。对他们而言,流氓打假人好比是闯进名牌店里、幻化成人形的蛤蟆精,怎么想都恶心,但怎么想又都觉得可怕,就算心里骂对方不是人,但秉承着顾客即上帝的原则,也只好心照不宣地过一把招。

  那孙兴等“流氓打假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简单讲,和一般职业打假人不同,孙兴一派人专攻奢侈品牌和当代设计师时装品牌。在北京和周边城市,诸如SKP、连卡佛、西单老佛爷百货,国贸商城等中高级零售场所都是其经常出没的地点。他们会毫不犹豫地以原价买下一件Balenciaga的皮衣、一条Martin Margiela的秀款长裙,亦或者一件Marni的水貂皮大衣……有时候甚至会买光一件单品在店里的所有库存——如果接待他们的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店员,肯定会以为自己受老天眷顾来了个开门红。

  “有一次,店里来了个中年男客人,看了一会买了件秀款的女装夹克,那件夹克上有很多刺绣,还有一些假珠宝装饰,差不多要两万块。其实整个过程没什么异样,他也就是看了看吊牌和水洗标,总之很痛快就买了,结账时还问我这件还有没有库存,他想都买走。我当时心想真遇上大款了,还觉得这男的外面得有多少小蜜……”曾在某意大利一线女装品牌担任销售店员的Emily回忆起几年前她刚入行不久后的这一幕。

  结果中年男客一掷千金买了3件,可还没等Emily缓过神来,店长告诉她遇上麻烦了,之前自己服务过的那位中年男客拿着国家质监局开具的报告,说那几件女装夹克的吊牌上的用料成分说明和实际有较大出入,另外也没按国家规定标注安全执行标准。

  “他要我们赔钱,说按照国家规定,这属于欺诈,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要索赔货品原价三倍的赔偿金,那三件夹克总价要7万多,三倍的赔偿就是21万!”那次,Emily任职的品牌自认理亏,只得老老实实付了赔偿金,唯一幸庆的是自己和店长并未受到太多牵连:“店长说公司的物流和亚太总部的法务部门最后决定按规定赔偿,接着听说别的分店也陆续出了类似的事情,后来还专门给我们销售人员开了个培训会,就是说这事,以后如何应对之类。”就是这样,Emily知道了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专门靠买名牌发家致富的群体,叫“职业打假人”,也就是Emily等名牌店员,时装零售行内人口中的“流氓打假人”。

  “说他们流氓,算不上冤枉。毕竟我们不会把羊皮说成牛皮,把纯棉说成亚麻,最多是描述不全或者有歧义,也就让那帮人捡了便宜。而且你知道吗,以前出了事情,一般公司内部管零售的老板是不会出面的,基本都扔给店经理和我们这些销售,如果我们搞不定,店经理再去和他们谈——过去就是纯磨嘴皮子,好话歹话都说,有时候上面的人被搞烦了,也会软口说给他们点钱打发走就完了,可你只要给了一点,他们就能得寸进尺要得更多。”

  现在,Emily已经对职业打假人有了极强的敏感性,时间久了,她竟也和这帮人熟悉起来。只不过,眼熟归眼熟,除了假装演戏提供服务外,她懒得搭理他们:“现在第一我会很警惕,如果哪个客人提出要买多件同一款式,我们会和经理通报,对方若是显得可疑,我们会以无库存为理由谢绝他们的要求。假设真的过来闹事了,公司要求我们不予直面理会,留下对方电话,告知会有相关人员协商。现在大部分品牌的质检环节都做得很好了。”

  正如文化形态孕育商业机会,而商业机会同时又催生了大大小小以此为生的子系门派。有趣的是,职业打假人的兴起,却是在国家对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律出台日益增多的前提下而诞生的。

  因此,关于职业打假人究竟是不是流氓行径,向来难以界定。因为物质的丰富和销售渠道的多样性,的确涌现了大量以次充好、夸大其实甚至虚假产品的存在,无论职业打假人的动机和目的是否绝对单纯,都不足以成为商家逃避责任的理由。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们媒体不也经常有哪些牌子衣服化学成分超标啦、几千块的鞋穿两天就开胶了,上万块的旅行箱用不到半年就坏了……”孙兴不觉得自己是流氓,但他的主攻方向,却也不是这些在使用过程中发生的质量问题。

  在这行,他自诩是老手了。孙兴的领路人,也就是师傅,是东北老家的亲戚。在对方的“教导”下,孙兴从学校附近的小卖部、进口超市一路打假打到了到百货商场。2009年,他们一伙小群体里的一个人说现在高级商场多了,进中国的大牌也多,其中留给职业打假人的油水自然不在话下。毕竟,如果找出一件1万块的名牌夹克的问题,那按照假一赔三的国家规定,不比食品、家电类产品的利润少。何况,过往的经验也告诉他们,越是国外的大牌,越容易在国内出现偏差,也更愿意息事宁人。

来源:界面  

首页1 2下一页尾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