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 WOMEN 童装 CHILDREN 小程序 MINIAPP

款款首页 | 登录 | 注册 立即开通VIP

揭秘代购们的中场战事:光环正在迅速褪去

时间: 原创:博咖服装设计

代购市场刚开始是半遮半掩的,稀里糊涂,谁也看不清。如今随着跨境电商出来,一下就曝光在公众面前,秘密一点点被揭开了。

  价格,是这场远程盛事兴起与衰落的始作俑者。

  购买一支LV手袋最好去法国巴黎,把价差省下来可以购买另一支LV手袋;一罐A2奶粉在澳洲的售价是中国的一半;如果要购买Coach,美国的奥特莱斯则是公认的最好选择方案……中国消费者们盘算着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成本更低、质量更好的产品。

  历经了2008年的国产毒奶粉之后,消费者们不再天真、易于取信。食品安全问题催生了消费者对信任缺失的市场外的遐想。拜互联网所赐,他们找到了一种新的购买方式,请个人在另一个国家代买,通过物流机构寄送回国。

  在价格的吸引下,在尽可能透明的沟通下,私人代购看起来也很可靠。这些代购们,可能是年轻的留学生,是为数不多有能力移居海外的华人,是拖着拉杆箱飞来飞去的空姐……

代购

  多疑的消费者们还能通过查看朋友圈的蛛丝马迹,收集朋友的评价来为他们的可信度估值。

  代购们的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他们是国内消费者的好友,是消费市场最活跃的参与者之一。

  Craty,河北人,淘宝店买手“奢先生”的店主。2011年涉入代购行业,主要代购奢侈品,不到两位数的成员的团队,有属于自己的转运公司,是处于产业链上游的代购,最高营业额达到六千万元。

  最近,Craty斩断了与两个亲密生意伙伴的关系:第一,结束了与某跨境电商的合作;第二,结束了和国内某下线的关系。代购生意正在被新进来的跨境电商、跨国前来的当地品牌以及频繁动作的国家政策重建游戏规则,制定规则的不是Craty们。

  代购变成了小玩家,筹码不多的Craty,日子过得没以前好了。最让这位商人看重的利润率从坐标轴上掉下来,手表毛利从8%-10%下降到3%-4%;LV、迪奥的手袋毛利从40%下降到10%;爱马仕包从200%腰斩到100%。数据赤裸地昭显了这位西班牙代购的窘境。

  Craty最大压力来自那些被人快速组装的庞然大物——跨境电商。2016年这些跨境电商不仅拥有直接的客人,还将世界各地的代购收入麾下,甚至把持物流行业,在国内设立保税区,在国外设立仓库,还有大型投资机构以及平台的支撑,持续产生的消费大数据加持……这些身上挂满各种钞票、大公司等徽章的怪物带来新的游戏规则的同时,也掌握了市场的话语权。

  去年今日,Craty给了庞然大物们一个大大拥抱,甚至为订单量的增加高兴地拥抱了不止一次。

  “所有你知道的渠道,我们都做。除了大平台,天猫、京东、考拉,还有国内做实体的。”Craty说。

  跨境电商刚来的2015年年初,Craty恍惚中看到了风口。未曾料到这股风邀请他演出了一幕温水煮青蛙的戏码。“我发现,这个行业,你做得越多,投入的越多,未来转型就越难。他们(跨境电商)拿着客人,只会一轮一轮压我们低价,我们利润越来越低,只会越来越没有话语权。”

  跨境电商们让Craty今年的日子过得挺纠结,每发一轮货,Craty就觉得握在自己手里的那点武器变得越不经事。“比价,一轮一轮地压。原来我们的毛利40%、50%,现在大概是25%吧。基本都是腰斩。因为市场越来越透明了。”压价的不只是跨境电商,连下线的代理们也学会了这一招,因为他们的手机里有一批稳固的客户。

  今年Craty反应过来后,跨境电商们被整个市场喂养得更大,Craty为自己找到的最好解决方案就是建立自己的游戏规则:“现金不拖欠,我们做。三个月后结账,我们不做。”但这对于非个人合作方,几乎是不现实的。

  11月份采访的时候,Craty告诉我们,寒冬将至,他已经为自己留下了过冬的干粮。

  Craty与跨境电商合作的时候,拿到的货永远保持着60%比例面向直接的客户,这群人可以帮助他解决现金流,让他知道哪些款在市场热销,也是他跟跨境电商谈判的理由。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客户相对跨境电商来说,没有压价以及永远都会找上门来。

  Craty有着一个“马云梦”。在做代购之前,他变卖了自己在西班牙的租赁业务,本想着借着代购的契机做一番事业。显然目前事情发展速度超过了他的认知。这一年,他被跨境电商洋码头聘请为欧洲运营总监,在欧洲找来以前在门店排队加微信的同行主持了一个代购大会,还去拥有上海南京路半条街的百联集团担任副总,甚至一度被阿里巴巴邀请过去做跨境电商的业务……Craty今年出乎意料在中国呆了半年,这段时间被他认为是一段重要的学习经历。

  “我是做奢侈品起家的,他们(洋码头)的客单价以300元左右为主,我们的是1200多。思维不一样,你不能让一个开奔驰的人和一个开比亚迪的人想一块儿去。卖比亚迪的想的是全中国都能买。卖奔驰的不这样想,我就需要一部分人能买就行,产品定位不一样。”Craty一直在找自己的未来。

  Craty为自己找到的出路是,继续留在西班牙做奢侈品的生意,重新建设网站,希望有一天能通过贴牌生产来实现自己的原创品牌,试图夺回一部分的主动权。

来源:界面  

首页1 2 3下一页尾页

揭秘代购们的中场战事:光环正在迅速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