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 WOMEN 童装 CHILDREN 小程序 MINIAPP

款款首页 | 登录 | 注册 咨询VIP服务

刘雯、金大川...大众对超模的狂热是偶然吗?

时间: 原创:博咖服装设计

不是我们认识的模特变多了,而是他们越来越精于转型。

超模

  去年10月,Diesel在上海举办的大秀开场不到5分钟就燃起小高潮——这倒也不是因为时装秀本身,而是早先收到风声来看金大川走秀的粉丝得偿所愿,端起相机对着台上一顿猛拍。

  金大川之所以有这样可以媲美明星的待遇,并非完全来自时装界的推动力。实际上,在场的那些粉丝未必真正熟悉Diesel这个品牌,造成他们对金大川的痴迷,2014年开播的综艺节目《极速前进》功不可没。当时,金大川和另一位男模刘畅搭档参演了两季。尽管没拿下冠军,两位“大长腿”在知名度上倒是如愿蹿升——按照节目组数据,前两季网络播放总量超过10亿。

超模

  彼时,尽管金大川和刘畅在模特界已经小有成绩,但他们的名字,还仅限于在圈内流传。

  2013年到2014年间,是中国模特从时装界这个小圈子逐步走向娱乐界的节点,无论是《爸爸去哪儿》里的张亮,还是《我们相爱吧》中与韩国男星崔始源拍拖的“大表姐”刘雯,他们的走红象征了模特这个职业的新方向。

  在他们之前,多数模特到了一定年纪之后会选择向幕后相关职业过渡,转为编辑、化妆师,或隐入经纪人、设计师团队。当然也有像胡兵和瞿颖这样名声响亮的转型者,他们的演员身份甚至比模特本行更深入人心。游走于模特和演艺界之间最终曲线救国的个例也不少见,好比在圈内人众皆知的男模韩旭和杨峻泽,他们原本想投身演艺界,但出于种种原因杀进了模特界,并为后期逆转型铺垫。

  三、五、七年……无论模特手中握的合同时效多长,在这个年代,退休时分一晃就到。

  这也促使他们更加急迫地寻找新出路。

  社交媒体年代,时装模特进化出第三条腿

  从皮尔?卡丹在1981年来北京饭店公开举办第一场时装表演算来,中国职业模特诞生至今不过短短35年。依托于中国经济以及全球服装行业的火速发展,越来越多中国面孔走进四大时装周。

  在维密大展身姿的刘雯、何穗、奚梦瑶、雎晓雯为95后心中播下一颗幼苗。包括北京服装学院、东华大学、中戏在内的多家院校开设了模特专业,截至2015年底,全国招收服装设计与表演专业的院校已经超过50所,而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星探、各类培训机构,外加名目繁多的模特大赛亦不断地向行业输送新鲜血液。

  套用经济学“二八定律”,80%财富与名望进拽在20%的模特手中。然而,在这个依靠新面孔撑起门面的行业,少有人能花开百日红。更何况,中国模特界的红更多时候只停留在时尚圈。

  “你不上电视真人秀,老百姓还是不知道你。”英模文化ESEE创始人之一的方燕秋说道,该机构旗下签有孙菲菲、康倩雯、似淼斌、宋姗姗、蔡珍妮等模特。在她看来,在职业模特行业开展上慢了几拍的中国市场,模特演艺在老百姓心中植入得还不够深刻。和韩国演艺、模特经纪捆绑签约的模式相比,中国模特天生就少了几分魄力和胆识。

 

超模

超模

  Kate Moss,这位叱咤秀场数十载的英国超模去年秋天投资成立了同名模特经纪公司Kate Moss Agency:“我的公司不是要找那些漂亮姑娘,而是会唱歌跳舞有才艺的人。”她接受时装商业评论BoF采访时说。换句话来讲,她要的模特,更多是那些有潜力成为明星的艺人胚子。

  而去年3月,总部位于北京的东方宾利模特经纪公司曾借由VR直播拉开下沉口,力图借由沉浸式视觉效果拉近模特大赛与普罗大众间的距离。社交媒体侵淫下,模特行业不可免俗地跟着转变。想摆脱Instagram寻求“真实生活”的Kendall Jenner关了账号没多久就屁颠屁颠地回来了,因为“很难抛弃6800多万追随者”——返璞归真已经成了乌托邦,真实的情况是眼下正值社交媒体时代。

  真人秀、直播、网红经济……早已成为时装模特的第三条腿——尽管这是一条外人看不见的“大长腿”。

来源:界面  

首页1 2 3下一页尾页

刘雯、金大川...大众对超模的狂热是偶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