款款-原创服装设计共享平台欢迎您!

款款首页 | 登录 | 注册

只有男性才能管好时尚服装产业?现在有了别的看法

时间: 编辑:款款小编 作者:

女性消费者的自我意识在增强,这也影响了品牌内部的人员配置。

时尚业

  近日,法国时尚品牌Céline确认了即将上任的新CEO Severine Merle,将接替前任CEO Marco Gobbetti的工作。她将于4月1日到岗,直接向集团主席兼CEO Pierre-Yves Roussel汇报。

  纵观Merle的职业生涯,可谓平步青云。她于2008年加入LVMH集团,前后担任过商务总监和大法国区总经理。2014年,她又出任集团旗下男装品牌Berluti的行政副总裁,而加入Céline,是Merle在LVMH的第四次升职,这每个职位中间隔的也不过就是两三年。

  如此强势的女高管之路在LVMH是物以稀为贵。据Vogue报道,Merle将是集团下70多个品牌中的第三位女性CEO。可见即使在主要做女人生意的时尚行业,女性领导力的占比未免也太小了点。

 

时尚业

  截至2016年1月,时尚新闻网站Fashionista统计过LVMH的行政管理人员,竟只有一人是女性。她的名字是Chantal Gaemperle,为集团的人力资源和部门协同业务领导。而在旗下的15个奢侈品大牌 Christian Dior、Luis Vuitton、Berluti、Kenzo、Loewe、Fendi、Loro Piana、Céline、Emilio Pucci、Givenchy、Donna Karan、Tomas Pink、Marc Jacobs、Nicholas Kirkwood和Edun中,只有Donna Karan和Loewe有女性CEO。

  老对手开云集团也并没有好一点,此前,其旗下品牌只有Balenciaga的CEOIsabel Guichot、Yves Saint Laurent的主席 Francesca Bellettini和Christopher Kane的CEO Sarah Crook为女性。

  不仅管理岗位的现状如此,就连各大品牌的创意总监职位上,男女比例也严重失调。在大时装屋里,只有Céline、Dior等的创意总监由女性担任,绝大部分的创意头脑仍然是男性。

  女性领导力匮乏的现象在美国更严重。不过,这并非是时尚行业的特有现象,在美妆行业或其他零售行业,也大多是男性高管多于女性。《赫芬顿邮报》在2014年写道:“女性在基层管理中非常吃香,但一旦你跃升到中层及以上,那就是一个男人世界了。”要知道,在时尚行业,大约有三分之二的销售都为女性,她们分布在全球各个市场,为品牌的销售额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男性经理人却几乎霸占了高层管理名单中的大部分,无论是在创意端还是在商业端。

  女性在职场上升渠道中的受阻多来源于历史惯性。

  由于过去女性在家庭、社会地位中均处于不利地位,大多数公司都以男性高层为主,即使如今,女性的教育水平、个人能力、权利意识已有了许多改善,但可惜,一位男性占优的公司高层普遍存在对女性领导力低估的情况。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在对两万多名MBA学生进行的调查时发现,男性普遍认为女性在大部分领域和他们一样富有才华,但他们却认为女性缺乏战略眼光。这导致女性员工在起薪、福利激励体制中都输给了男性。

  再者,家庭确实也阻碍着女性进入管理层。麦肯锡称欧洲女性贡献在家庭生活中的时间是男性的两倍多,因为要承担大部分抚养子女、照顾父母的重担,她们常常力不从心。

  然而随着社会思潮的改变,一部分女性也更愿意投身于职场之中。想要突破性别不平等的阻碍,有时候需要依靠政策的强制倾斜。除了社会组织、高校等常举办女性领导力的活动,公司内部也应该出台具体的规定,打通女性的上升渠道。

  这样的运动也通常为女性发起。LVMH集团其实从2009年起就在内部推出了一个女性社区,名为EllesVMH,2013年,开云集团的猎头顾问Floriane de Saint-Pierre成立了一个数字化平台,为33个公司推出了统一的道德评判标准,这些机构都是致力于提高女性的技能发展和社交能力。但总体来说,基于道德出发点的平权机制,其收效还是比较微弱的,真正坐上CEO交椅的还是寥寥无几。

  转机出现在最近三年。2015年至2016年,开云集团尝试有意将旗下22个主要品牌的女CEO人数提升到了6个。集团董事会的副主席Patricia Barbizet是一位女性,她称公司将和开云基金会一起合作,落实更多女性人才的升职问题,“人才没有性别之分,到处都有有许多高质量的女性候选人。为什么我们要把自己剥离出去?”

  2016年,我们也听到了更多女性设计师的名字,比如Vetements设计团队中唯一的女性Maja Weiss,以个人名义参与到了2017春夏哥本哈根国际时装展(简称CIFF)中,并呈现一个名为“Second Fashion Cycle”(第二时装周期)的特别项目。或是法国女设计师Bouchra Jarrar也接替了出走的Alber Elbaz之职,出任空缺已久的Lanvin新创意总监一职等。

时尚业

  这些更为明显的改变是出于市场环境变化的结果。据《纽约时报》报道,主流文明目前正接受越来越多的权力女性,她们对消费价值体系产生了巨大影响。除了商界,特蕾莎·梅、默克尔、希拉里等人物将女性力量带到了最高权力水平,她们的刚柔并济在形象、沟通、外交上都有自己的优势,更容易吸引选票和公众的关注。

  新的社会语境推动人们发展出了新的购买偏好。据《华尔街日报》表示,2015年,85%的奢侈品销售是女性直接购买的。这与过去男人给女人买包包不同,品牌们比以前更需要更直接地与女性对话,她们的钱包掌握在自己手中。

  因此,行政管理人员的性别比例可能有所变化,这已经是不能阻挡的趋势。有趣的是,曾有研究表示,可能是出于证明自己的需要,女性在管理时往往会比男性更大胆。我们也可以预见Merle将为Céline带来的改变。

  目前《女装日报》已经报道称,Céline接下来会迎来一个轻微的转型,除了将拓展鞋履和珠宝品类,还有望推出电商——而就在不到一天前,该品牌还终于开通了官方Instagram账号。

来源:界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