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 WOMEN 童装 CHILDREN 小程序 MINIAPP

款款首页 | 登录 | 注册

这对母女成就了Colette 让全世界时髦人在巴黎朝圣

时间: 编辑:款款小编 作者:

据大家所说,两个人从没有吵架过。“我有什么想法都会告诉她,而她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也会给我好的建议,”Andelman女士说道,“如果我要做什么不寻常的决定,她会给我完全的选择自由。”

Colette

  在时尚圈,一般都是以家族企业为主。而即便从这个角度讲,位于巴黎的时尚概念店Colette也是一个例外。

  对于大多数母女来说,无论她们多亲密、住得多近,要连续二十年在一起工作几乎都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对Sarah Andelman和她的母亲Colette Roussaux来说,这样的朝夕相处正是Colette成功背后的秘诀。这家巴黎先锋精品店已经有20年的历史了。

  香奈儿的Karl Lagerfeld说:“这家店的成功离不开母女中的任何一个人。正是两人长时间相互的耳濡目染让Colette成为Colette。”

  “这就像是精神上的一场完美婚姻,”为Colette创作了18张精选专辑的声音设计师Michel Gaubert说道,“对于两个女人来说,好奇心是她们性格中关键的元素,加上她们乐于分享。在彼此之间,没有斤斤计较,只有本能。”

  1997年,母女两人初创Colette,那时她们只有一个想法、一张草图和四堵白墙,不认识任何时尚圈的人。她们把空间分成了四个部分:时尚、音乐、艺术和设计。如今Colette已经拥有110名员工,一个永久的地址:213 rue St.-Honoré in the First Arrondissement。它2016年的营业额高达2800万欧元(2940万美元),网络销售额占比四分之一。

  不过Colette的名讳直到今天对大多数人来说来很陌生。这对她来说没什么不好:她害怕面对镜头,这是她过去二十年来接受的第三次采访,第一次非法语的报道。她更乐意去经营商店,监督所有事情——包括会计和商品陈列。而她的女儿则是唯一的采购员,是店面的形象代表,负责在全世界搜罗那些美丽、珍奇的时尚品。

Colette

  “我很幸运,因为Sarah是我的后盾。”Roussaux说道,“她负责沟通协调,我负责看店。这简直完美。”

  “我们天真地以为不会有任何人注意到有Colette这么一家店,”Andelman小姐说道,“我们选这个名字,是因为它不同寻常,而且和我们所做的很现代的东西相比,它听起来很复古。但是我们从没想让这家店代表我们。Colette只是一个空壳。店铺真正的灵魂是那些设计师们。不幸的是,今天它已经不可能隐姓埋名了。”

  在店面楼下的水吧看着母女俩坐在一起,能看到两人作为一家人的相似性:两人都有一股天生的含蓄、率真的举止和时刻挂在脸上的笑容。两人都留着短发,有着突出的颧骨,高挑的眉毛,令人羡慕的肤色,即便是素颜。

  不知是否是巧合,母女俩在采访当天的着装颜色正好是法国国旗的三种颜色。两人都穿着海军蓝的Thom Browne短裙和匡威运动鞋。41岁的女儿Andelman更瘦更高,穿着一件白色的Mira Mikati、Jack Pierson合作设计的衬衫,和一件J.W. Anderson棒球夹克衫。母亲Roussaux(她并不愿意透露年龄)则穿着一件白色T恤,戴着红印花围巾。

  据大家所说,两个人从没有吵架过。“我有什么想法都会告诉她,而她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也会给我好的建议,”Andelman女士说道,“如果我要做什么不寻常的决定,她会给我完全的选择自由。”

  Colette从来没有制定过商业计划。1997年,Roussaux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商人和离了婚的单身母亲,把她在Sentier neighborhood的时尚店卖了,重新和身为艺术学院毕业生的独生女一起创业。那时她的对杂志、书籍和艺术比对时尚更感兴趣。

Colette

  “那时最具有决定性的因素是the Sentier并不是Sarah的世界,而且那时候行业也在变化,”Roussaux回忆道,“我不能再以我想要的方式做事,但幸运的是我们那时候还能够周游世界、买我们喜欢的东西。然后我们搬走了,来到了这个地方。每次我们路过这,都会讨论我们要在这放什么。整个过程自然而然就发生了。”

  她们买下了公寓一楼一间闲置了很久的店铺,那时候附近都人迹罕至。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觉得妈妈是为了我开了Colette,”Andelman说,“那时候她也许想少工作点,但实际上工作更多了,几乎没有休息过。”

  周一到周六,母亲Roussaux负责收拾家务、组织员工直到星期天11点店铺开门。就好像定了生物钟一样,她和设计师éric Chevalier每周都会搬下人体模型重新穿搭,配上女儿Andelman最新挑选的时尚品,重新布置窗口陈列,让店铺焕然一新。

  除了和大牌合作,比如2011年和香奈儿联合举办活动,和爱马仕推出限量版围巾等等,Colette已经跨越文化鸿沟,为Pharrell Williams, Jay-Z, Drake和Kanye West等明星出席活动进行时尚穿搭。

  2016年欧洲杯期间,可口可乐公司在Colette店内推出了同名纪念包装瓶,聘请艺术家们重新设计装修了店铺,还雇佣巴黎艺术经销商Kamel Mennour在店内为éric Cantona主办了一场展览。当去年四月苹果发布Apple Watch的时候,Colette作为巴黎唯一的非品牌经销商,在6天内就卖出了1292只Apple Watch。

  “我们进货从来不是因为它可能会卖得好。”Andelman说道,“这里面必须有某种逻辑。它必须与众不同,有独特的个性,有很好的品质,而且我们从未见过。它必须自成一体,要足够新潮。如今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东西,要找到标新立异的东西真的很难。”

  在巴黎时装周上,有传言说Colette明年会关闭,对次Andelman予以断然否定。

  3月7日店铺上新之后,Colette将会推出The Weekend的《Starboy》专辑同名系列时尚品。另外,也有消息称Colette会和法国电子乐组合Daft Punk合作,推出巴黎男士时装周相关产品。

  Colette的官方周年纪念活动将于3月21日至25日在巴黎举行,届时店铺会推出一张20周年纪念专辑,由音乐制作人Pedro Winter操刀,每年都有一首主题曲,一共只发行1000张。

  母女俩还将邀请布鲁克林Snarkitecture工作室的艺术家Daniel Arsham 和Alex Mustonen到法国装饰艺术博物馆办展,名为“沙滩”,届时会展出成百上千个由回收塑料制作的球。展览完全免费,向公众开放。

  “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需要问任何人我们想做什么,”Roussaux说道,“如果我们想把店铺刷成蓝色或绿色,只用讨论个一两分钟,就去做了。我想这就是我们的秘诀:行动力和默契。”

  她微笑地看着女儿,而女儿也回之以微笑。

来源:纽约时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