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 WOMEN 童装 CHILDREN 小程序 MINIAPP

款款首页 | 登录 | 注册

川久保玲背后的男人聊了聊这个时尚集团的生意和生活

时间: 编辑:款款小编 作者:

借此,纽约的独立杂志Paper采访了Comme des Gar?ons兼精品店Dover Street Market的总裁Adrian Joffe。他的另一个被人乐于讨论的身份是川久保玲的丈夫。

  5月,日本时装品牌Comme des Gar?ons创始人兼设计师川久保玲的个人回顾展将在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开展。她将成为Yves Saint Laurent后,第二位在在世期间能在该博物馆举办个人作品展的时装设计师。

  借此,纽约的独立杂志Paper采访了Comme des Gar?ons兼精品店Dover Street Market的总裁Adrian Joffe。他的另一个被人乐于讨论的身份是川久保玲的丈夫。由于他的一系列成功的商业运作,他还有一个被过度简化的名字“川久保玲背后的男人”。

  在他初识川久保玲的1987年,川久保玲就已经凭借设计声名鹊起,随后Adrian Joffe成为品牌的总裁。

  在保留川久保玲设计核心的基础之上,Adrian Joffe开发了Comme des Gar?ons几个商业系列,比如以基本款的形式出现的比较成功的Play系列。另外,Homme Plus、Junya Watanabe、Junya Watanabe Man、Tricot系列也都卖得不错。

  除此之外,两个人还创立了精品店Dover Street Market,之后分别在纽约、伦敦和东京开店。2010年,这个在纽约精品店要进入中国市场时选择和I.T合作。Adrian Joffe考虑到“为了让中国消费者不会有认知上的陌生”,特地把店名改成了I.T Beijing Market。

  Adrian Joffe做的另一件事是,在劝说了川久保玲让Comme des Gar?ons开发了香水产品线后,将香水IP的授权给了西班牙的香水生产商PUIG。虽然对PUIG的渠道更感兴趣,但为了保持品牌形象,又自己经营了一个COMME des GAR?ONS Parfum Parfum的新系列。

  他最新的动作是扶持了俄罗斯年轻的设计师和他的同名品牌Gosha Rubchinskiy。

  2008年,Gosha Rubchinskiy在莫斯科发布了他的第一个同名系列。但因为当时资金短缺、俄罗斯工厂的限制等因素,没有专业的销售团队,Gosha Rubchinskiy仅推出三季设计便没了踪迹。2012年,Adrian Joffe帮助Gosha Rubchinskiy回归了市场。现在的分工是Gosha Rubchinskiy独立负责设计工作,而Adrian Joffe则在欧洲协助服饰生产,产品部门设在Comme des Gar?ons的巴黎总部。

  遗憾的是,这次Paper杂志的采访并没有和Adrian Joffe聊到和Gosha Rubchinskiy的合作部分,关于商业部分的严肃探讨也很少。只简单聊了聊他关于一些问题的最新看法,比如如何看待川久保玲即将举办的个人展、如何看待即看即买的模式、社交媒体、还有“为消费者制造需求”。不过,从这些简单问题的探讨,倒是能看得出Adrian Joffe是一个挺传统的人。

  我们挑选了其中精炼的部分,重点如下。

 Adrian Joffe

 Adrian Joffe

  1.参与Comme des Gar?ons的生意是个意外

  “1987年开始参与Comme des Gar?ons的生意,在这之前,我在帮我家里人打理针织生意,我从没想过这会成为我的工作,有点意外。自从在Comme des Gar?ons工作后,我的原则就是要不断进步,不要什么先入为主的观念,另外就是在生意层面努力和川久保玲打造时装品牌的价值体系靠拢。”

  2.“这次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办展后,我们的影响应该会越来越大”

  “自从我们在纽约开店,1986年在布鲁克林走了男装秀后,Comme des Gar?ons在纽约还挺受欢迎的。这次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办展后,我们的影响应该会越来越大。我喜欢纽约人的开放和好奇心。至于我对纽约零售方面感受则是,我对未来有那么点担心。不过每一次危机和困惑也蕴藏着机遇,应该保持乐观,坚持我们的价值观,和蒙昧抗争。”

  3.“Dover Street Market在纽约的选址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Dover Street Market在纽约的选址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我们就是碰巧找到了那幢楼。纯粹是碰巧。通常,我们都不过于计划,因为如果有机会总会有一些蛛丝马迹会显现出来。现在回忆起来,觉得Dover Street Market是一个挑战,一个不错的创意。”

  4.不看好即看即买

  “我会忽略现在时尚界很火的即看即买的这种模式,坚持自己一直在做的。我不认为这种模式会持久,因为这不具有任何创造力。我也不认为消费者真的很在意这件事。这不过就像一种诡计,短期内看起来聪明一点而已。”

  5.Instagram对失眠和堵车还算有点用

  “玩Instagram这种社交媒体就像一种心理治疗。比如当我没有时间去见心理医生的时候。所以,严格意义上说,对于我来说它既算不上隐私,也算不上工作,只是非常个人的事。有时候我也问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也许)它对失眠和堵车还有点用吧。”

  6.“有天赋、视野和耐心的年轻设计师会吸引我”

  “有天赋、视野和耐心的年轻设计师会吸引我。希望他们不要被眼前的热闹蒙蔽双眼。在坚持自己梦想的时候对现实有些感知。”

  7.“可能最初你凭着直觉去做的事效果并不太好,但往后它慢慢就会见成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直觉是永远不会出错的。可能最初你凭着直觉去做的事效果并不太好,但往后它慢慢就会有点成效。Dover Street Market用了5年才开始变得越来越好。所以你得对你的直觉有点信心,不要害怕犯错误,同时还要明白时间轮回和平衡之道。我从来不认为有什么失败。谁来规定失败的标准呢?反过来,成功就是相信你最初的直觉,不要害怕做市场调研,去了解消费者真的需要什么。最好,为他们创造些需求。”

  8.“什么都比不上在没WIFI的飞机上读报纸和看杂志”

  “我仍然看报纸,或者一些网站,不过这取决于我在哪里。什么都比不上在没WIFI的飞机上读报纸和杂志,再或者看‘垃圾电影’。”

来源:好奇心日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