款款-原创服装设计共享平台欢迎您!

款款首页 | 登录 | 注册

四季青拉包工的边缘人生 他们的前路在哪里?

时间: 编辑:款款小编 作者:

20多年前,老魏第一次到这个由货车停车场改造而成的服装市场,他的职业生涯从清洁工到看包工,逐渐升级到更为赚钱的拉包工。

  在人头攒动的四季青服装特色街上,身材矮小的老魏在一群身穿橘色马甲的拉包工中显得格外显眼。他才60岁出头,却已满头白发,连同眼睛一起,黝黑的脸上几乎全是褶子。

  20多年前,老魏第一次到这个由货车停车场改造而成的服装市场,他的职业生涯从清洁工到看包工,逐渐升级到更为赚钱的拉包工。

  服装拉包工

  四季青拉包工老魏

  这就是在四季青市场中衍生出的新职业——帮商家搬运批发服装的拉包工。

  如果说物流快递改变了城际间远距离的流通方式,外卖解决了短时间内及时性的需求,拉包工则是缩短了从市场档口到批发商的距离和时间,只不过全凭廉价的人力。

  据不完全统计,在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这支队伍至少有1000多人。他们几乎见证了整个服装批发市场的兴衰。因为上游服装行业的变化,会像膝跳反应一样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计。

  兴,活下去;衰,不知下顿是何滋味。

  服装拉包工

  连续几天,老魏一天也赚不了几十元,勉强果腹。他把责任推给市场行情变差了,自己老了,也听人说是因为电商的冲击。但可悲的是,全凭着一身力气赚钱,在历经一拨沉浮之后,面对庞大的服装帝国的这些变化,老魏束手无策。

  凌晨四点钟:身份通行证

  老魏是这一片的社交达人,几乎坐下来就能跟别人聊上,很多客户关系、生意门道也都是靠闲聊发展起来的。

  “一定要老乡介绍才能来拉货吗?”

  “那当然咯。一般的还不行,还要看关系。”

  “据了解,四季青有十余家专业市场,40多万平方米经营面积,摊位也有一万多个。哪个档口在哪里,你都知道吗?”

 服装拉包工

  “那当然咯。工作这么多年了,报上门牌号我就知道在哪了,谁都认识。”

  当拉包工的老魏可炫耀的资本不多,这句“那当然咯”成为了他的口头禅。老魏也记不清楚到底何时来的杭州,一会儿说八几年,一会儿说九几年。糊涂归糊涂,但他总能清楚知道哪家档口在哪个市场的几楼哪片区域,这是近20年拉包下来积攒的一点小骄傲。

  但看似身处服装市场生态的最底层,也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拉货赚钱——除非你拥有户籍通行证——安徽籍或河南籍。这是一个近乎被这两派人垄断的行业。

  不管是亲戚,还是老乡,要想在四季青留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裙带关系才是最直接的解决之道。

  老魏就是个关系户。初来四季青时,他靠安徽老乡做担保,从清洁工到看包工,逐渐升级到更为赚钱的拉包工。

  当整个杭州城的灯光暗下来不久,这里的一天就开始了。四季青市场跟其他地方有5小时时差。凌晨4点钟,市场便已开门。

 服装拉包工

  从工厂满载着服装而来的货车还没有停下,车后就尾随着一帮闻香而来的拉包工,空空的“老虎车”(拉包工的运输工具)在地面上发出嘶吼。他们要及时将货物搬运到各个市场的服装档口,档口老板紧接着点货、上新款,等待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代理商。

  对于大多数零散批发商来说,档口服装批发基本靠抢,尤其对一些爆款而言,先到先得,一旦错过,就意味着需要等待3-5天的补货周期。因此,在档口商家上完货后的5点-8点,人流量最大,也是服饰卖家们进货的黄金时间段。

  家住市场附近农民房的老魏占尽地域优势,半小时内早早地拉完三趟货,赚得30元。

  服装拉包工

  春寒料峭,凌晨四点半的温度也就4、5度,老魏在市场后门的一家中式快餐店门口驻足。他没有进去,也无心再与我们交谈,只是静静地等在门外,目光望着远处。

  服装拉包工

  近半小时后,一个20岁的少年才出现,他的儿子第一天从温岭来到杭州打工。裙带关系再次帮上忙,父亲拖厨师长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

  或许从这天开始,小魏的人生注定与父亲再次发生交集。而四季青便是他们全部的世界。

  天亮了:招安

  天开始微亮,街边的早餐店陆续收摊。见没什么生意,老魏决定先去吃饭。他走到一家面条的摊位前,熟络地打了招呼,呼哧呼哧吃完后,又随手顺走了桌上一大摞纸巾。

  但对于拉包工来说,这一行业的“亮天”则在2003年之后,开始由此前军阀混乱的管理方式转向规范化经营。

  早在90年代,老魏过了好几年见到保安就躲的日子。“要是不办证,保安就会来收车。”车是他们的赚钱机器,也是唯一的固定资产,如今一辆多则600元,少则300元,因此护车比什么都重要。

  之后,拉包工被分流到各自市场分别管理,但弊端更加显现。拉包业务常常由地域因素决定生意好差,因此“圈地行为”时有发生,哪个市场生意好,拉包工就抢着去哪儿。尽管环境不稳定,但相比建筑工地和工厂,拉包赚的钱显然更加诱人。

  2003年,四季青服装市场成交额超过60亿元。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信息,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名列“中国商品交易市场百强市场”第37位,其中服装专业市场类第2位。市场的繁荣吸引了档口商家蜂拥而至,一些生意好的批发商一天就有十几万销售额,一年超过千万的也不在少数。

  服装拉包工

  老乡带老乡,拉包工队伍自然也开始膨胀。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场景往往仅局限于四季青地带,为了节省房租和其他生活开支,大都拖家带口。就像老魏一家,丈夫在这一市场,妻子便在隔壁市场,女儿在市场里当售货员,儿子则在周边餐馆打工。

  随机在市场询问了数十位拉包工,他们一般都有十多年拉包经历,几乎都是从一开始加入的。尽管如此,夫妻档拉包工还是有明确的分工。没有体力优势的女拉包工往往身兼数职,为一些散客拉轻些的包裹,然后连带着看包发货,顺便卖推车赚钱。

  由于不同市场间有利益冲突,老乡之间的帮派属性更加明显。一位熟悉拉包工工作的四季青工作人员向《服饰绘》描述当时的场景:“管理上非常混乱,经常有打架斗殴,哄抢衣服、火拼的情况。为了拉包打包,不规范的拉包工还有偷窃行为。”

  意识到规范化管理的重要性,2004年7月,杭州四季青服装特色街物流配套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陆续从各个市场手中统一接管了拉包工队伍。

  被“招安”的拉包工们有统一的着装——橘色背心,备案每人的档案和身份信息,并每月上交100-150元不等的管理费。按照目前1000人的数量来看,这能为该公司带来每年约120万元的收入。

  服装拉包工

  而对档口或卖家而言,一旦出现丢包、走失等情况,他们还能及时拨打监督电话进行调解,减少不少隐患。

  太阳升起来了:算计

  日复一日,橘色背心与服装代理商们穿梭在日均客流量近10万人次的四季青服装特色街头。2012年,四季青成交额超过100亿元。最红火的时候,中国13亿人口,平均每人有一件衣服来自这里。

  但街外的财富与喧嚣大都与他们无关。

  太阳高高升起了,也就意味着一天的黄金时间即将过去。这时,老魏抽烟愈发猛了。

  河南拉包工老王同样在这工作了15年,他向我展示老虎车把上磨出的痕迹,并开始算一笔帐:房租已经由之前的每月600元涨到1200元,每月要向物流中心交付100-150元管理费,一顿饭从最早的3元涨到了15元。生活成本在增加,但单趟拉包费用却没有变,十年如一日,仍然每趟10元。如果夫妻两人共同拉包,一个月30天不休息,每人每天至少需要挣到50元以上才能覆盖这些开支。

 服装拉包工

  说这些话时,你大概也听不出有多悲伤。他们擅长用调侃、夸张、自嘲等沟通方式掩饰自己的情绪,以及赚到的钞票。一边试图博取同情,一边满嘴跑火车。

  但他们的生活,实际上简单得就像是一道只有加减的算数题,关乎吃喝拉撒所有生计的加加减减。一不小心,结果还是负数。

  “把我们的青春都献在这里了,到最后也没挣到钱。”另一位从十几岁便来拉包,已有20年工龄的拉包工这样评价自己。

  下午四点钟:边缘

  少年成了中年,老魏也老了。

  在一堆青壮年拉包工当中,老魏如今只能游走在边缘。工厂货车来的时候,老魏也会凑热闹跑过去抢着拉货,但最后都空手离开。一车800斤的重量,老魏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时候你再跟他讲话,开朗的老魏开始沉默了,甚至有意躲开旁人的目光。

  绕了几圈,老魏返回到拉包工老虎车的“泊车场”——一幢被称为老市场的楼前。老魏并不是孤单一人,很多闲着的拉包工都在这守株待兔。很明显,档口生意不如从前,拉包工出现了供大于求的情况。下午四点钟,生意差的档口早早地关了门。

  服装拉包工

  如同逐渐衰老的老魏,20多岁的四季青也在进入衰老期。

  这一明显的变化来自2013年。在一些档口商户看来,电商的冲击对他们影响最大,除了销售量下降,价格的透明化也使得利润缩水近一半。为了留住商户,四季青集团主动停止上涨租金,而此前,几乎每年都要递增5%—10%。

  互联网转型成为四季青年轻化的灵药。

  四季青的意法服饰城便是典型的电商档口市场。与这条街另一边以实体批发档口相反的是,电商档口的下午四点才是真正的高峰期。

服装拉包工

  但老魏很少来这。“这里客流量不多,店铺里也没挂几件衣服,往往要到下午才开始打包发货,基本没什么生意。”他或许并没有意识到,另有一些群体——代发公司和快递员——正在抢占他们的生意。

  但事实上,这些档口门口陈列的服装信息图早已代替了售卖服装的漂亮营业员,每件服装也都有编码,不需要模特再一件件试穿,而那些服饰卖家们也不需要亲自到档口拿货,通过电商平台便能在完成下单,然后通过代发公司或快递员上门取货,完成最终发货。

  在这条批发链路上,曾经为了提高流通效率而生的拉包职业已被互联网革命,取而代之的是更快的速度和更好的服务。在代发采购员小张看来,拉包工无非是个过时的“交通工具”,如今通过系统及时调配货品,还兼具前端捡获、交易职能,这是新的增值服务。

  此时,疲惫不堪的老魏一路逛到意法服饰城7楼,最后只能拖着空空的老虎车扫兴离开了。

来源:服饰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