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 WOMEN 童装 CHILDREN

款款首页 | 登录 | 注册

《周末画报》的中国女主编严肃谈了谈时装态度

时间: 编辑:款款小编 作者:

说到令时尚媒体趋之若鹜的街拍、网红和明星,叶晓薇认为要是这些俗到骨子里的内容做多了,就连时尚从业者都会觉得自己很白痴。

周末画报

  过去,人们知道中国有本周刊叫《周末画报》,但未必知道背后有叶晓薇这个人物。可换到现在,情况有了点变化:《周末画报》的名望犹存,但叶晓薇的大名亦不逊色。

  不久前的上海时装周期间,叶晓薇办了场时装论坛,名为“打开眼界”(Eyes Wide Open)。邀请函上打着的定语是——“严肃”。

  论坛地点定在郭锡恩和胡如珊创办的设计共和公社。嘉宾名单中既有王汁、张娜、李东兴、王逢陈、陈天灼等时装设计师,也有往往隐藏在幕后的重要角色,例如新材料实验室Neuni MateriO创始人吴迪、区块链企业BitSE的联合创始人陆扬等。

  论坛隔壁,有间更大的客厅供客人休息攀谈,靠墙摆放了台液晶电视直播论坛现场。不断有设计师一晃而过,他们穿过客厅跑去厨房做咖啡,或是三三两两扎堆到走廊闲聊。

  相对“严肃”的宣传口号,相对自在的论坛氛围让人联想到叶晓薇去年举办的“设计师晚宴”(designer dinner)——来自纽约、伦敦、柏林,当然还有中国各地的设计师聚到一块儿。这是国内时尚媒体发起的第一桌中国时装宴席。对于竭力证明自己的那些年轻人来说,受到女主编青睐远比菜色或景致来得重要。

  半年过后,晚宴主人想到今年还该继续组织,可“一旦重复,人家真的就当来吃饭喝酒,所以我加上了论坛”。忙完活动的第二天正值周六,她总算能放松地坐在沙发上聊聊当下文化、商业环境,以及自己眼中的严肃时装。

  “不管你做的是展览、论坛,还是杂志,都该抛出些问题”

  《周末画报》从不是本单纯教人穿衣搭配的刊物。或多或少来源于叶晓薇的爱好,艺术倾向一直是这本刊物在中国时尚界与众不同的重要标签。从2010年起,她几乎是以一年一展的节奏策划艺术展览。

  2010年,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的展览“时装启蒙——宋怀桂纪念展与皮尔卡丹在中国”便出自她手;2011年,《周末画报》与北京连卡佛共同举办 “A Plus”时尚艺术展;2012年,她策划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时·光”中英时尚电影展映;2013年,有她策划的“中国时尚电影”作为ASVOFF的特殊环节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映。

周末画报

  于叶晓薇而言,展览只是另一种讲述故事的方式。有趣的是,自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举办的Alexander McQueen展创票房纪录后,时装突然间成为艺术博物馆的热门课题。纽约的另一家知名且古老展馆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时隔72年决定再一次为时尚打开大门,举办“Item: Is Fashion Modern?”新展。

  “我觉得现在他们可能觉得现在不凑热闹不行了,因为时尚成为了流行文化的一部分。”叶晓薇特意请来了新展策展人Paola Antonelli参与论坛,她对此所怀抱的期待远远高于Met。

  “从McQueen到Prada(Schiaparelli and Prada: Impossible Conversations,2012),到我讨厌的中国?镜花水月,这些展览说明Met对时尚的看法还是很传统,认为它是由天才大师创造出的幻境。”她毫不掩饰自己对两年前那场中国主题展的反感。

  虽然叶晓薇和Met Gala(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慈善晚宴)主席、Vogue美国版主编Anna Wintour是同行,可她显然更欣赏MoMA对待时尚的态度——用生活中101个平实物件,比如一件体恤、一双球鞋、一顶渔夫帽来反映人类社会、经济以及政治变迁。

  其实,从更早时期,MoMA举办“设计与弹性思维”展览(Design and the Elastic Mind)时,她就觉得策展人Paola Antonelli十分有趣。“她收集电动玩具、交互设计、还有emoji......眼光早就跳脱出常见的桌椅沙发家居设计,所以我很喜欢她。”论坛开始前,她不光陪Paola Antonelli逛时装订货会,还一同拜访了游戏制作公司。

  论坛短暂休息时间里,Paola Antonelli告诉我们,其实她也不明白MoMA馆长为什么突然间决定做时装展。不过在她眼里,设计时装比创造艺术品艰难许多,前者“就像是女性分娩,很难控制新生儿未来发展与去向”。而艺术家如果他愿意,可以永远拥有自己的作品,以及最终解释权。

周末画报

  随着越来越多的时装作为展品被摆进艺术博物馆后,是不是预兆着商业价值会水涨船高?一直以来,人们都在疑惑究竟是品牌成就艺术,还是艺术成就品牌。比如那个来自达达艺术运动创始人马塞尔·杜尚之手,于2004年由500位英国艺术家票选推举为20世纪最富影响力的艺术作品《喷泉》在83年前的诞生之际,却被纽约独立艺术家协会拒之门外,只因为当时这个小便池造型的作品上签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R.Mutt”——一场由杜尚自编自演的恶作剧。

  叶晓薇认为品牌与艺术彼此互通,但她更倾向于后者——艺术成就品牌。在杜尚的故事里,她欣赏艺术家希望透过作品抛出的诘问:“不管艺术品、展览、论坛,还是杂志,你当然应该尝试解决一些问题,但更重要的是抛出问题。”

  中国的时尚产业里多半都是“懒”骨头

  按照叶晓薇的构思,论坛环境应当舒适优美,也就是那种让人家来了就不能逃出去的地方,哪怕中间出去喝个东西聊聊天,也能接着回来听。可团队实际操作时却发现时间太赶,“我们野心太大了,(台上)交流时间不够充裕”,她说到这里自嘲起来,算上主持人,“打开眼界”每场议题的上台嘉宾在5-7人间。

  不过,她倒不认为每人3-5分钟的发言时间过于紧张。只是时装设计师毕竟不是专业演讲者,也并非编辑,未必所有人都能把控好时间和内容呈现。第一个被邀请上台的王逢陈私底下直爽、大胆,不过上台后却也有些紧张——这是叶晓薇没有想到的。

  她近些年参与过不少论坛,其中最令人满意的那场出自兄弟媒体彭博社(Bloomberg,其中文版《彭博商业周刊》由现代传播运营)。有赖于其外外媒背景与行业号召力,想要召集各家公司大佬不是难事。《女装日报》去年在北京办的全球时尚论坛同样声势浩大,Tommy Hilfiger、Tory Burch、Jimmy Choo、LVMH、MCM、Coach、Moncler等一众品牌的设计师或CEO甘愿不远万里飞来中国。

  可土生土长的《周末画报》不一样,最大障碍在于邀请行业内有分量的发言人。“打开眼界”的嘉宾里除了从纽约飞来的MoMA策展人Paola Antonelli之外,大部分来自北京、深圳和成都。叶晓薇直言,她顶多能请来一两位国外客人。

  “当中有很多日程协调和距离的问题,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飞几十个小时过来跟你讲一天的话,然后就回去……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啦。”停顿或许只不过1秒,但在她快速运转的思维和习惯性句尾吃字的表达中实属罕见,“阿里巴巴开个大会,不是全世界人就跑来了嘛!”

来源:界面  

首页1 2下一页尾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