款款-原创服装设计共享平台欢迎您!

款款首页 | 登录 | 注册

穿什么都优雅的杜鹃,有种老上海与洋派的迷人味道

时间: 编辑:款款小编 作者:大番薯

静安区的陕西北路186号,大概是上一周内,全上海最星光熠熠的地方。


12号的时候,这里举办了Prada 2018早春大秀,久不出山的陈坤在这里再次邂逅了他的冷清秋;还有当了妈妈后气场一路变强大的章子怡、刘涛、章泽天……

14号的时候,这座现在改叫Prada荣宅的宅邸又正式举办了揭幕酒会,又把刘雯、秦舒培、雎晓雯、袁泉、Ansel Elgort、Violetta Komyshan、张梓琳这些穿衣有品星人给通通拉到了一起。

一众闪耀星光中,作势君印象最深的却是杜鹃。

她选了慵懒调调的睡衣风套装,往软塌上轻轻一靠,自然得像是在自家客厅里一样,美得云淡风轻。

她也的确会选,Prada 2018早春羽毛装饰套装上处处是东方风情:仿旗袍领、工笔花卉的暗纹和绸缎般的质感,有种旧上海与海派交织的气息,若是换一个人穿,未必能及她的一半韵味。

这不是杜鹃第一次惊艳四座了,9月她就穿了同系列中的黑色裙装,同样是袖口缀以羽毛的样式,但因肩领的几何切割,而带出几许现代摩登的味道。

年初的Condé Nast百年摄影展私人预览上,她也选了Prada 2017春夏套装,同样是小盘扣的旗袍式设计,再配合西洋式的细节装饰。连台上模特穿上都有几分露怯,但人们的目光总是会被杜鹃的演绎勾走。

说来也奇妙,杜鹃从来都是出尘清冷的气质,却总是能把衣裙展示得妥帖时髦。

她自己对这分优势也心知肚明,每每有重要场合需要亮相,她的装扮一定是得体大方的。

在她以演员身份亮相香港金像奖的时候,就穿着Prada为她定制的礼服,粉色水晶上衣配上复古的酒红长裙,不需要露背露胸就能成为当晚最佳着装之一。

每次有她参与的时尚活动,等到杜鹃的造型发出之后,都会有许多人说她“美得高级”,而这种“高级”硬要去解释,又往往会落到“气质”和“身段”上去,比起那种一眼看透的美人,她的美更有质感,是所谓的“在骨不在皮。”

说杜鹃是传统美人,其实未必。

她的脸不是古典审美里推崇那种线条丰润的鹅蛋脸,颧骨高、下颌骨突出,下巴也不够纤巧。

但她也同时拥有了细长眼睛和宽眼距,配合饱满的花瓣嘴唇,就把摩登和稚气一起组合成了属于自己的禁欲感。

有人评价杜鹃的身材也不是全无瑕疵,例如小腿肌肉太明显、头大肩窄。

但也正是这样“不完美”的身量,却让她成为了中国最成功的国际超模之一,东西方都能看懂她的韵味,这一点超越了许多原有的标准。

所有发生在杜鹃身上的事情,都像硬币的正反面,为她带来过困扰,但更多的是幸运。

就像她现在不合超模标准的小腿肚,其实来自于她从7岁开始的芭蕾舞学习。经过整整九年,培养出她挺拔的身姿。

但当她如愿考进上海舞蹈学校芭蕾舞专业后,个子却越来越高、蹿到了1米79,于是她被迫放弃了做舞蹈演员的梦想,却无意中开启了自己的模特之路。

2002年新丝路模特大赛,杜鹃获得冠军,男子组冠军则是黄志玮

然后再从比赛场上的T台,一路走到国际上。

作为最早登上Models.com前20的中国超模,杜鹃拍过的大片按“打”来计算都不够。但近两年让作势君印象深刻的,还要数2015年6月ELLE的封面。

她抱着手臂回过头来,把上海那几座著名地标都聚在自己的背后,当期她的采访主题叫做“上海姑娘的上海”。

对于杜鹃来说,上海之于她的归属感,在于人少时候的兜马路、“这里兜兜,那里兜兜,然后回家吃饭”;还在于父母一边严厉要求她,一边把她爱吃的笋上最嫩那一块留给她的细致劲儿。

对于那些想让她“演一个上海姑娘”的剧本,她也会笑笑说,“不用演,我就是上海女孩啊。”

杜鹃那被大导们青睐的气质,正如陈可辛评价的那样,“当你喜欢一个女生的时候,你永远摸不清她心里在想什么,这对我是一种特别的吸引。”

在她的身上有古典和现代观念的对撞:长期待在国外、上过国际T台,但这些年来却没有任何公开的社交平台账号。

她对成名有着极其清醒的认知,“今天你有几千万粉丝、几亿个赞又能怎么样,这些对我都不重要,都是一刹那。可能一年,甚至用不了一年,又会有很多新的东西冒出来把这些淹没了。”

那种感觉其实很像她出生的上海,在高速发展下一往无前,摩登时髦;同时又挥不去一分传统与骨子里的傲气。

之前亮相Prada活动,有网友打趣道“杜鹃看起来像荣宅的女主人”。其实这话倒有几分贴切,因为跟杜鹃的气质搭得刚刚好的Prada荣宅,其实也是新旧交汇、东西方文化融合后的结晶。

上海人过去习惯叫它“荣氏老宅”,因为它建于1918年,一战之后,原本拥有它的德国主人归国,所以把这座宅邸卖给了沪上的著名实业家荣宗敬。

而荣宗敬是清末民初上海及周边地区颇为有名的“面粉大王”、“棉纺大王”,生意自成派系。

这处宅邸,荣宗敬把它当做自己及家族在上海的住所,于是在1920年进行了扩建。采用了钢筋混凝土结构,内部设计装饰精美,又设有颇具法国古典主义特征的两层列柱敞廊——一百年过去,它的建筑风格依旧鲜明又大气。

解放后,荣氏老宅不仅做过民主党派的办公地,还在2002年被传媒大亨默多克租下来,成为新闻集团(News Corporation)旗下各大子公司在上海的驻地。

荣宅在2004年被列入静安区文化遗产、2005年又被评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2011年,Prada带着建筑专家Roberto Baciocchi启动了对它的修缮工作,经过6年,终于在这个十月宣布对外开放。

为了修复荣宅那15平米大小的彩绘玻璃天窗,意大利工匠们特意用上世纪40年代产出的彩色玻璃来完成填补,让它在时隔一个世纪后重现了过去的绚烂。

荣宅里的珐琅砖,也在工匠们花了两年时间研究后,采用了上世纪初的工艺,精准复制出它百年后该有的模样。

而宅子里那些中式趣味浓重的实木雕刻,也没有减损半分该有的风采。

经历过改造的Prada荣宅,也将成为Prada在中国举行各式文化活动的特殊地点。

Prada荣宅原计划在10月17日到11月12日期间向公众进行预约开放,但由于人气太旺,之前线上预约已经全满了。

不过作势君帮大家打听到,Prada荣宅很可能会延展到12月中旬,10月25日还将开始新一轮线上预约。如果你想感受作势君所说的这种交融之美,那就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完成预约,然后亲身走进荣宅去瞧瞧。

Prada也选择先用一场2018早春系列发布会,来强调荣宅的特别地位。

以往被放在米兰展示的衣衫来到十里洋场,就在彩绘玻璃天窗下布置出一方新的T台。

一个世纪前的建筑经典,和一个世纪后的时髦风尚,在这里尽情缠绵。

这种形式让作势君想起早春系列在五月发布的时候,秀场定在了米兰伊曼纽尔二世长廊穹顶下的观景台里。

而伊曼纽尔二世长廊不仅是Prada创始人Mario Prada开设第一间品牌精品店的地方,也同样是接受过Prada品牌修缮保护的重要文化遗迹。

当然,Prada来到荣宅办秀,也带来了自己对上海、对此地的情怀与尊敬,将品牌经典的Prada Cahier和Light Frame手袋进行重塑,推出了全新的限量款。

在Prada荣宅的揭幕酒会上,杜鹃拿的就是Prada Cahier手袋。

原本就复古文艺的五金造型,和“荣宅”结合出新的中式风情。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杜鹃的老上海和海派融合的气质不是来自耳濡目染,而是因为意气相似。

杜鹃的独特在于她用怡然自得的态度,以及入骨的美丽,把众人眼中的“不完美”都化作“无懈可击”。这大概也是一种属于东方的迷魂术。

其实上海这座城市、乃至Prada荣宅也是如此,它们都敞开怀抱迎接一切可能性,而内里还是保持着细致端庄的派头。不仅是外形迷人、你凝望欣赏时,会倏然发觉眼前此景充满神韵。文化与时髦之美,在人、地、宅三者之上,都能被糅合发酵出崭新又独特的魅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