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 WOMEN 童装 CHILDREN 小程序 MINIAPP

款款首页 | 登录 | 注册 立即开通VIP

一个投资人的心里话:为什么我不投网红电商品牌

时间: 原创:博咖服装设计

近两年,网红电商品牌、内容创业不断出现,对风险投资者李丰来说,他在着力寻找的是新品类、新品牌、新渠道的创业项目。

图

  近两年,网红电商品牌、内容创业不断出现,对风险投资者李丰来说,他在着力寻找的是新品类、新品牌、新渠道的创业项目。\

  “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传统的品牌正在离消费者越来越远,未来三到五年,可能会再有一次消费品品牌的机会。”12月27日,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在“2016新网商峰会”会前论坛上说。

  “2016新网商峰会”由领先电商媒体《天下网商》主办、阿里巴巴合作支持。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逍遥子)将出席12月28日早间的主论坛并做主旨发言,阐释新零售的未来。

  新品牌的机会

  从2012年开始,当时还在IDG资本做风险投资的李丰就涉足淘系品牌的投资。在接受《天下网商》记者采访时,他说,“当时确定的投资思路就是一些新品类的品牌投资。”在这个时候,他主导投资了韩都衣舍、三只松鼠等多个淘品牌。此后,一直关注消费升级领域的创业项目。

  2015年9月,李丰离开工作了七年的IDG资本,并创立了峰瑞资本,主要做创业项目的前期投资。他说,“现在已经投资了70多个项目。”峰瑞资本投资领域分布在科技、消费升级、互联网金融和企业服务领域,其中最大的就是消费升级类,大概占42%。

  他说,中国的消费升级大概在人均GDP达到七八千美金的水平时出现。根据中国统计局数据,2015年中国人均GDP为5.2万元,约合8016美元。也就是说,消费升级大概从去年开始出现。在他看来,中国既是最大的生产制造加工国,又同时面临到消费升级带来的巨大的消费需求。但是,传统的、原有品牌正面临消费者慢慢不喜欢的过程。“这三件事情放在一起,带来的结果是,为了解决这个逻辑矛盾,必定会出一些新的品牌。”

  他认为,不管是三年、五年或者更长一段时间里,可能再有一次中国消费品品牌的机会。

  这种趋势已经出现了。他举例说,2016年,峰瑞资本投资了 Particle Fever(粒子狂热),这是一家将高级时装与运动服设计结合的创业公司。

  在看到近两年,人们参与运动和健身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中国是运动服装品类最大的生产商。同时,根据许多本土运动品牌如李宁等,都在经历较大挑战和品牌老化的问题。基于这样的逻辑,李丰看好体育服装市场。

  根据峰瑞资本自身发布的报告显示,2015 年,中国服装市场已达 2 万亿规模,相对于户外、家纺、商务休闲等处于成长初期的行业,以及正装、女鞋等处于成熟期的行业,运动服装仍处于成长期。

  同时,这轮消费升级还表现在更多的二三线城市。李丰观察,在许多二三线以下的城市,出现了专门零售连锁的创新方式。对于消费者来讲,很多专门的零售连锁店不管从货的组织还是店面装修,还是用户体验、性价比,都很好。

  “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跟互联网不算典型相关的零售现象,在这一年的中国比较普遍。”李丰说,这种零售上发生的变化,是在中国消费升级或者中国零售渠道下沉之间产生的一个小夹角,新业态。 

  “网红电商品牌,我不会投”

  从2015年开始,许多网红开始纷纷涉足电商,创建了不少网红电商品牌。但是对李丰来讲,他不会投资这类项目。

  “有些网红电商品牌也可能会成为一个比较好的新品牌,但是它是阶段性的。”李丰对记者说。

  他判断,网红电商品牌,出现在这个阶段,代表了一种社会形态,但并不是一个可持续的事情。

  对比美国,他们也有网红,但几乎没有网红电商品牌,就是几乎没有网红自己去做一个零售品牌出来。因为美国的品牌种类特别多,所以美国网红更多是做了广告,就是选了他所喜欢的品牌去代言和广告。

  但在中国,网红电商品牌的出现,“是在消费升级阶段,大家对品牌诉求和需要更加情感化。”李丰说。

  上一代中国品牌代表的是可获得性,就是在物质从供不应求到供求平衡过程当中,没有过多代表年轻人的情感表达。所以上一代的品牌已经无法适应新一代的消费者需求。

  “网红越来越多的代表了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情感寄托。在我们需要品牌带有情感诉求,原来的品牌又凑巧还没有大量代表这种需求的过程当中,所以就出现了网红电商品牌。”李丰说。

  但他在多个场合都强调,自己不会投这类网红电商品牌。在他看来,零售的本质最后还是对商品、货品和供应链的管理。营销只是零售的一部分,而且这个部分到发展的规模性阶段,相对占的比例会小一些。

来源:天下网商  

一个投资人的心里话:为什么我不投网红电商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