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 WOMEN 童装 CHILDREN 小程序 MINIAPP

款款首页 | 登录 | 注册

她是时尚品牌最惹不起的人 来听听她眼中的时尚行业

时间: 编辑:款款小编 作者:

除了犀利之外,Suzy Menkes还和另外一些词绑在一起——“惹不起的”、“口诛笔伐”、“狠角色”等等。

Suzy Menkes

  倘若要说到时尚圈里有话语权的几个人,除了电影《穿普拉达的恶魔》(The devil wears prada)记录过的Anna Wintour,当然还有犀利的Suzy Menkes。

  除了犀利之外,Suzy Menkes还和另外一些词绑在一起——“惹不起的”、“口诛笔伐”、“狠角色”等等。

  时尚记者出身的Suzy Menkes有快50年的资历。从剑桥大学毕业后,Suzy Menkes就开始为《泰晤士报》撰文,1988年她又加入了《国际先驱论坛报》,并在那里干了25年。也是在这段时间,她为自己捞到了“口诛笔伐”、“惹不起的狠角色”这样的名号。她的思维很快,也会把时尚放到当下的文化和经济的背景下去讨论。尽管和时尚圈走的很近,SuzyMenkes也不忘去质疑时尚的动机。

  Suzy Menkes最擅长的就是用犀利的语言去写时尚,不管John Galliano还是Marc Jacobs,她都会直言不讳。20世纪90年代,她曾公开发表文章称Chanel包的时代已经终结,这让Chanel很冒火,还跑到《国际先驱导报》上刊登广告以示抗议。就算到了新媒体时代,Suzy Menkes的号召力仍然不减,她的Instagram账号现在有29.3万粉丝。

  2015年,Suzy Menkes加入了康泰纳仕集团,负责了为包括英国、法国、意大利等19个国际版的Vogue网站做编辑,并领导组织每年一度的康泰纳仕奢侈品行业峰会。

  最近,Suzy Menkes去了康泰纳仕集团在印度的奢侈品行业峰会,印度媒体Hindustantims采访了她,和她聊了聊时尚行业的最新境况,比如时尚博主的兴起,还有印度在全球时尚行业里的角色等。

  我们选取了其中有趣的部分,重点如下。

  1.“聪明”的时尚公司,想用小恩小惠堵住时尚博主的嘴,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买账

  “此前,都是那些在行业里呆了至少20年的人在写时尚。时尚博主时代的到来让时尚耳目一新。尽管我们没有记者赚得多,但我们仍然有收入。那么,时尚博主的收入来自哪里?”

  “结果就是那些‘聪明’的时尚公司,想用小恩小惠堵住热爱它们的评论家的嘴。有些人就会收了Dolce&Gabbana送的包,然后(在社交媒体)上说,‘难道Dolce&Gabbana不是很棒吗?它送了我这个包!’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为此买账,这也催生了一批‘伟大’的时尚博主,比如Susie Bubble。”

  2.尽管印度没有奢侈品公司的烦恼,但新兴设计师们还是要面对全球经济下滑的困扰

  “全球经济下滑让每个行业都受创,但印度算是免于此难,因为印度没有生产具有全球知名度的高端奢侈品。但在零售端,也许国际买手还是会关注具有高风险的新兴设计师,包括印度的。”

  3.印度仍有全球时尚产业现在认可的东西——手工艺

  “我们把印度放在一边讨论,是因为仍然有很多传统的手工艺和刺绣继续存在。比如中国,曾经以制作最棒的面料而著名,现在已经没有这种优势。在印度,你仍然能找到半手工制作的东西。全球时尚产业已经开始认识到,真正的奢侈品出自手工。所有的东西轮回一圈大概要100年。人工合成面料,比如尼龙,和机器制造的衣服曾经很昂贵,手工制作很便宜。但现在,这规律是反过来的。”

  “但我很好奇印度政府在其中的角色,不知道下一代印度的手工艺人是否会继续延续家族的传统。”

  4.如何看待时尚行业既在提倡大码模特,又仍强化那种理想的身材形象?

  “现在还是有很多公司和人都不太喜欢雇佣过瘦的模特,特别是在那些粮食不充裕的国家。法国也早就对此事表明了明确的态度,要求模特公司不要雇佣过瘦的模特。我在巴西也看到了很多体态丰满的模特,这次我在宝莱坞也看到了类似的模特。”

  5.“我倒是相信将会又有一次女性主义革命”

  “关于要如何在全球女性主义发展的背景下,看待那些在杂志封面和广告中裸露身体的模特,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那些因工作原因,愿意在公众场合展露更多肉体的女人,显然是自己拿了主意。我倒是相信将会又有一次女性主义革命。已经有很多女人拒绝因为穿着来界定自己,比如她们会拒绝穿根本不能走路的鞋子。当然,也有一些其他的信号释放出来,比如Dior的新任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就是它历史上首位女性创意总监。”

  

来源:好奇心日报  

相关推荐